玉溪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夙梦浮生 014:万俟空

2020/02/15 来源:玉溪信息港

导读

夙梦浮生 014:万俟空朱雀见威胁没用,这就泄了气,一下子瘫坐在床上,又把坐在一边的妘夙给弹了起来。“岛主,接下来的事,浮生卷到底

夙梦浮生 014:万俟空

朱雀见威胁没用,这就泄了气,一下子瘫坐在床上,又把坐在一边的妘夙给弹了起来。

“岛主,接下来的事,浮生卷到底怎么说的?”

“你也是瞎操心了,你是我的人,我怎么会让你吃亏,这是一颗丹丸……”

妘夙的话还没说完,朱雀就抢过了“喜蛋”,从左手丢到右手,又从右手丢回左手,不停把玩。

“这么大的丹丸,鬼才吃得下去。”

妘夙扬手,弹指就往朱雀脑门上那么一下,朱雀抱着额头,眼角都泛出了泪花。

“谁和你说这是吃的了,这就和香囊差不多,你把它挂在床头,褚成就会睡得很香,之后的事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
妘夙又掏出了一个铃铛,交给朱雀,朱雀使劲摇了摇,没有一点声响,这就没了兴趣,随手往床上一丢。

“什么破玩意,都不响的。”

“不要?不要我就不给你了,这铃铛只有在褚成快醒时才会响,你晚上带着它回院子去睡,铃铛响了,赶紧回来就好。”

妘夙作势要取回,朱雀立刻把铃铛抢了回来,宝贝似的抱在怀里,刚开口还想说些什么,房外却是传来了一阵嘈杂。

妘夙脸上露出了笑容,这笑容朱雀很熟悉,分明是在说:有好戏看了。才一眨眼的功夫,妘夙已经不见了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

浦志锐冲在前头,抽出贴身大刀抵在宫湛晏胸口,将他拦在喜堂之外。

别的将领或许不知道详情,可浦志锐清楚得很,宫湛晏此时应该在地牢里发臭等死,而不是一身锦衣华服,出现在褚成的喜筵上。

“夫人特许我来讨一杯酒水,怎么?到了将军这边,夫人的话就不算话了?”

宫湛晏都不拿正眼瞧浦志锐,直接和褚成对话。

“白日做梦!来人……”

“等等!”褚成挥袖制止浦志锐,一身光鲜耀眼的吉服晃得宫湛晏眼睛疼。

“凤英放你走,你却不走,这杯酒水下肚,你可明白意义何在?”

褚成亲自举杯,递给宫湛晏,宫湛晏二话不说的接过来,装傻充楞倒是一把好手。

“什么意义不意义的,我只知道褚将军的喜酒人人喝得,为何偏偏我喝不得?”

“将军!此人存心捣乱,还是派人把他押起来的好,若是借机行刺……”

褚成一抬手,将浦志锐的话悉数打回肚子里,再看宫湛晏,早就一仰脖,将杯中之酒喝得一滴不剩。

“好酒,果然是上等的女儿红,再来点!”

喝完一杯,宫湛晏将空杯递还给褚成,语气傲慢,大有他才是酒筵之主的架势。浦志锐气得干瞪眼,偏偏褚成还一脸笑容,亲自将宫湛晏引为上宾。

“不急,好酒好菜有的是,来,尝尝这爆炒猪肚。”

“老太婆,今天朱雀大婚,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看看!”

白虎两手叉腰,气得小脸都鼓了起来,妘夙见白虎如此圆润可爱,忍不住伸手,想把这气球戳破了,白虎却是小脸一扭,用行动告诉妘夙,他是真的生气了。

妘夙讪讪收回手,蹲下身,很认真的问白虎。

“都是些无用的礼教仪式,有什么好看的呢?”

“因为我以后也要娶妻子的呀,我现在就要好好学学,免得和……反正我不能让我妻子受委屈了!”

“谁让妻子受委屈了?”

白虎低着头不说话了,妘夙也不能逼他,转念又好奇起别的问题来。

“你要娶什么样的做妻子呢?”

白虎一听,又来了精神,皱紧了两根短小粗壮的眉毛,盯着妘夙看了半晌,都快把妘夙的老脸给看红了。

“老太婆这样的?不对,老太婆太老了,老牛吃嫩草,我太吃亏了,那就要找个年轻的老太婆。”

“你才是老太婆!小孩子不学好,都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些花俏话。”

适时,玄武从灶房端了些茶水糕点来,妘夙一本正经的指责。

“玄武,这孩子你平时都怎么管教的,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

“是老奴疏忽,明日起,便让他抄背四书五经,习武练法,做不完不让吃饭。”

“别。”妘夙一听急了,还是舍不得,“孩子还是应该有个孩子的样子,就这样,挺好的。”

妘夙的反应皆在玄武的意料之中,眯眯眼更是笑得找不到了。

“累死了。”

朱雀刚出现院子里,就不管不顾的往地上一躺,跟坨烂泥似的。

“地上不脏啊,快起来。”

妘夙一脸嫌弃,勉强拿脚尖踢了踢朱雀的胳膊,朱雀的一截皓腕便从衣袖里露了出来,她有好好的带着妘夙给她的铃铛。

“我不管,我是一步都走不动了,成个亲怎么这么麻烦,明天还要和褚成一起会群将,受贺礼,还要祭天和驾车巡游……”

朱雀突然从地上弹坐起来,死死抱着妘夙的小腿,“岛主,你有没有傀儡假人什么的,代替我把这些烦人事都做了?”

还是白虎好,小小的身子,死命掰着朱雀,要解救妘夙可怜的双腿。

“笨蛋朱雀,这是我抱的地方。”

“这褚成,虽然自称还是个将军,但是礼仪制度都是按照皇帝的来。朱雀啊,你就这么想,以后你就是皇后了,风光无限,现在受点苦算什么呢?”

“谁稀罕做皇后。”

朱雀这么大一个人竟然拗不过白虎,这又懒懒的躺回地上,她也不嫌弃地上硬。

白虎见成功捍卫了自己的“领地”,一个高兴,又变成了小老虎的模样,一跃就跳到了朱雀肚子上,差点把朱雀踩吐了

“白虎别闹!我一肚子的货色,被踩出来了多恶心啊。”

“青龙怎么不回来?”

妘夙没心情管嬉闹的两人,这又左右看了看,朱雀都回来了,怎么青龙还不见踪迹?

“岛主,你想他就去找他,问我们做什么?”

朱雀怀里抱着白虎,总算是从地上爬了起来,边慢悠悠的往她房里走,边数落妘夙。

“谁会想那人。”妘夙嘴里嘟哝着,身形一动却还是来了张府。

青龙房内还亮着灯,妘夙敲了敲门,没听见什么动静,心下犹豫了一小会儿,这就推门进去了。

满屋子的酒香,只见青龙撑着额角,阖眼坐在桌边,似乎睡着了。

看来今夜他也喝了不少,那就让他好好休息吧,妘夙转身欲离开。

“妘夙,为我抚琴一曲,可好?”

标签

友情链接